昆蟲鐘點工:吃霉菌、吃蟑螂、吃蚊子

澳大利亞博物館的博物學家馬釘羅賓遜一家住在悉尼北郊一幢老磚房里。讓羅賓遜受不了的是,房子里總是潮乎乎的。最糟糕的是衛生間,到處都發霉長毛。一天,他終于找到了好幫手——鼻涕蟲。羅賓遜之所以選上這種普通人不敢恭維的小動物,是因為它們嗜吃霉菌。一個朋友說曾親眼看到鼻涕蟲吃霉菌,他便靈機一動,何不試試呢?

于是,他從花園里找來一群鼻涕蟲,把它們放進衛生間里。這一招果然管用,雖然它們無法徹底消滅霉菌,但情況已大為好轉,羅賓遜只需稍稍動手就能把衛生間弄干凈。鼻涕蟲性喜群居,晝伏夜出。羅賓遜在一只陶罐上打上幾個小孔,把鼻涕蟲放在里面。每天晚上,它們就從這些孔里爬出來,開始給羅賓遜的衛生間打掃衛生。到了拂曉時分,它們又緩緩爬回罐里休息。

悉尼暖濕的氣候不僅適合霉菌生長,蟑螂也很喜歡。在這種環境中,它們能迅速、大量地繁殖。對付蟑螂,作為博物學家的羅賓遜也自有一套。他構筑了好幾道生物防線。第一道是土生的葉尾壁虎,它們在羅賓遜磚房外的四周活動,組成一道生物護城河,蟑螂要進屋得冒著被吃掉的危險。進屋后,蟑螂又會遇到第二道防線——沙發石龍子。沙發石龍子白天躲在沙發后,晚上出來覓食,蟑螂、蜘蛛、蠹蟲等都是它們的美味。僥幸從葉尾壁虎那里虎口逃生的蟑螂根本不夠沙發石龍子填肚子。

夏秋季節,蚊子自然少不了。對付這種可惡的害蟲,多數人是噴滅蚊藥、點蚊香等。這些方法雖然管用,但對人體健康卻有一定的影響。羅賓遜的方法卻與眾不同。他讓金色圓球蜘蛛在門上結網,然后把網移到蚊子可能入侵的地方,如窗口,蚊子飛來只會自投羅網。此外,還有很多動植物能幫忙,如蜻蜓、蝙蝠、池塘里的青蛙、花園里的豬籠草、茅膏菜等。最絕的莫過于以蚊滅蚊了。世界上有好幾種巨蚊,它們的生活習性與普通蚊子迥然不同:幼蟲時,它們瘋狂捕食其它種類的蚊子幼蟲;成年后,它們不吸血,而是吸食植物的汁和花蜜。據說,一只巨蚊幼蟲在成年之前能吃掉400只其他種類的蚊子。自從請來巨蚊后,羅賓遜家的蚊子已瀕臨滅亡。

鼻涕蟲1

鼻涕蟲2

葉尾壁虎

国产午夜福利久久_国产国产精品人在线观看_国产女人国产女18毛片_H片无码精品免费